你要什么真相 不就图个皮囊

【白魏】秘密(白rap/魏民谣)

无脑甜饼

白rap/魏民谣

斜杠无意义


梦醒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

没有地下室,也没有那个时候分享一瓶啤酒的人。


魏民谣落荒而逃的那年,他和白rap还挤在北京的地下室,冬天的时候滴水成冰,夏天的时候简易桑拿。

他们没抱怨过这种操蛋的生活,因为他们都没有选择。

要么出人头地要么老死异乡,回头是做不到了。他们两个都是狠绝的人,一旦决定了,就没有任何后路留给自己。


所以,魏民谣走的时候没有带走他和白一起去买的那把吉他。


白rap发现魏民谣走的那天,他很平静的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。他本来就要搬走,他被制作人看上,马上要正式出道了。


白不后悔自己一时冲动,...

【魏白魏】非典型性演绎

无差

梗来自于 @燕来京书 青春无论长短,总会有结局

与真人无关!!与真人无关!!与真人无关!!

不要上升真人!!不要上升真人!!不要上升真人!!

以上。


白敬亭是十分认可魏大勋的专业能力的。


他装作嫌弃的看着魏大勋,结果却坠入对方炽热的眼神中,白敬亭忽然有些呼吸不通畅,他连忙从之前瘫进椅子的座椅中挣脱出来,端端正正的重新坐好。


“咱俩都是演员,你那些技巧的东西再自认天衣无缝,我也认得出来。”


他看到那人有些失望又无奈的表情,脸上不禁松动了些。


“弟弟,你太聪明了。”对方的人笑起来,人畜无害,白敬亭想要说些什么...

【魏白】Yes, I do.

我滴小姑娘终于把授权给我了,希望关注我的大家不要错过这一篇好吃的粮。没有爱情总是波浪壮阔,却也不想就这样寥寥草草度过,把爱爱成账单和苟且,不需那么多起起落落,前世有些遗憾也无所谓,现在你在我的手边,我伸手你就牵住我了。真好,这才是生活,日子终究是日子。

虽然设定是非常看起来中二热血,但是我的博无就是能把它写的细水长流,温润人心。

小红手小蓝手都看一看!!!我的小姑娘被限流了!!

燕来京书:

AU:血族伯爵魏 X 异能人类白
一个吸血鬼和能梦见前世的人类の爱情故事(?)
内有勋公(wang)主(zi)X 白骑士,前世死亡预警


2000+he小甜饼 一发完...


小魏是世界瑰宝啊。
一直在照顾身边的人,不想要身边人不开心。所以只要是自己能做的就尽力去做,嘴贫逗趣,男生应有的保护,他都给了。
瑰宝。

【山花】填词/逢山

我的小可爱给的礼物好好收下了!并且把小宝贝亲亲抱抱举高高!!!!

燕来京书:

#送给小姐妹@城南北郊,两个人都被太太的断寒触动,她说想听花视角的歌,于是就写了,给她做小礼物。
#拙笔轻喷,聊博一笑。


-
逢山
原曲:会过去的
填词:燕来京书


待放花海 观者沓来 纷然又匆匆
衔晨露 温柔一掠 无意留痕 是霜序山风
也随他后悄然而行
寒山坚壤试将根生
倘能追回那自己 也该谨谢未怠将冰融

庙堂江湖 诡谲也败 将军侠客手
掩藏过 诸多佐证 却总难避你一眼参透
相同的 不绝童谣声
迷雾里辨...

【魏白/深情友情向】现在我可以过去你那边了吗?


说起刚认识的时候,白敬亭总觉得是自己吃亏了。

他回想起这些琐碎的事情,是在他和魏大勋认识的许多年之后的一次聚会。

也不知道是谁说,当时魏大勋为了跟他做朋友没少下功夫。魏大勋举着酒杯呵呵的傻笑着,白敬亭瞥了他一眼,魏大勋赶忙收住自己的笑声,蹭到他身边,讨好似得压着声儿说:“谢谢你啊,白白,跨过来了。”

白敬亭这才想起来,这个专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秘密。

所有人都以为魏大勋是这段关系里的大功臣,可他们不知道的是,先跨过去的是白敬亭。

魏大勋是个自来熟的性格,他生的好看,性格也好,凡是见过的人都被他贴心的照顾着,总还是得了不少好评。白敬亭出道的晚,虽然和他在颁奖礼上有一面之缘,但终归算不上熟悉。何老师在第二季大...

如果也曾有人陪我长大——写给《快把我哥带走》电影版


这部漫画要说有多喜欢多珍藏倒也不是,只是偶尔在微博上翻来看看,那个时候就很喜欢时分。其实漫画里面兄妹两个人的故事并没有这么完整,但是我始终记得一个小场景,哭泣的时秒拉着哥哥的衣服说:“那我也要吃两个蛋糕。”可能是天生的兄控属性让我对时分这个人格外喜欢一些。
知道彭老师要演这部剧是在综艺节目上,那个时候就对这部剧开始期待。可能是在节目里,彭老师和子枫妹妹表现出来的那种自然的熟稔让我觉得,如果是他们,他们一定能把他们那还原。那个时候的彭老师不知道是不是还没出戏,妹妹去的那一期他看起来格外活泼一些,于是记住了这么一个小孩,笑起来和时分很像。

电影上映的那天,我拉了很多朋友一起去看。
或许是因为知道剧情,所...

【白魏】三十岁 深情友情向


summary:三十岁意味着什么?

魏大勋意识到自己离三十岁不远的时候,正站在自己家的浴室镜子前,对着新冒出来的痘痘不知所措。

以前没有这么容易起痘的,年龄越大,稍微睡不好就起痘,他觉得有些烦躁。

三十而立是个紧箍咒,牢牢地带在他的头上,他经常感到慌乱。他拍了张自拍,发给白敬亭。

他和白敬亭刚认识那会儿子,自己和他都还小,一转眼三年过去了,白敬亭都快和当时的他一样大了。

“这痘又大又红,我是不是破相了,白白?”

“大早上什么毛病?今天晚上出来吃饭?”

“行,松韵是不是也在附近呢?叫上一起呗?你几点下戏?”

“没准呢,大概八九点左右,你俩先过去呗,我到时候直接去找你。”

“行。我请客。”

白敬亭其实并不惊讶魏大勋请...

我朋友今天刚说,怎么一个月没发糖了,今天晚上就糊了我一嘴!!!我手里山花的段子不写完,都她妈对不起我自己日!!!!

被狙击了…

1 / 11

© 城南北郊 | Powered by LOFTER